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非人生活 > 肯尼亚疫记(四):贫民窟抢食物引发踩踏2人死 穷人去屠宰场捡杂碎吃

肯尼亚疫记(四):贫民窟抢食物引发踩踏2人死 穷人去屠宰场捡杂碎吃

贫民窟出事儿了。

周五,肯尼亚首都基贝拉贫民窟,几千人拼命抢救济食品,最后引发踩踏。警方不得已投放了催泪弹,2人死亡。

随着新冠肺炎在全球蔓延,很多人担心非洲会变成最后的“火药桶”,而人口密集、极度贫穷的贫民窟,就是那根导火索。 

▲ 11日,肯尼亚基贝拉贫民窟踩踏现场。 

今天,讲一讲疫情下的非洲贫民窟故事吧。

看过那场踩踏事件视频或者图片的人,大部分会发出这样的惊叹:“看啊,这么多人,挨得这么近,没有一个人戴口罩。“

对于这样的评价,基贝拉贫民窟的居民汤姆·穆塔希特别不以为然。

“哪里有钱买口罩?来领救济食物的人,有的已经饿了2、3天了!我们很想要口罩,我们希望政府或者慈善家给我们发放口罩,但是到现在也没有。“他说,”我们是在冒着生命危险找吃的,还没有安排好。为什么不挨家挨户地发,而是任由大家来抢呢?这里有老人、有年轻人,有好人、有坏人,有挨饿的人,也有小偷啊。” 

   ▲ 俯拍肯尼亚基贝拉贫民窟。

基贝拉是非洲最大的城市贫民窟,位于首都肯尼亚内罗毕。

我开车去过一次,卫生很糟糕,刚接近那里,就闻到一股很强烈的臭味,当地人说这是“基贝拉的味道“,因为狭窄的道路两旁堆满了垃圾,铁皮房子上放着人们的排泄物(因为没有地方倒,就扔到房顶上)。

比卫生环境更糟糕的,是这里人们的赤贫。

大部分居民每天挣不到1美元。很多家庭送孩子上学,就是为了吃慈善组织发放的免费午餐,节省口粮。

新冠肺炎疫情,让本就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。

汤姆的邻居安妮塔·恩戈罗乔是一个单亲妈妈,有3个孩子,靠做清洁工赚钱养家。但是,最近她被解雇了。本来就是临时工,所以也没有得到什么赔偿,就这样回家了。摆在她和3个孩子面前的第一要务就是:每天怎么填饱肚子。 

   ▲ 11日,基贝拉贫民窟,等待领食物的人。

在首都尚且如此,偏远地方的贫民窟更不必说。

在肯尼亚西北部的特兰斯-恩佐亚郡,住着一位被称为“柴火妈妈”的女人,她叫贝蒂·安塔波。在过去40年里,她每天都去附近森林里面捡拾木柴,然后拿回去卖给旅店做炉火,每天能挣3美元。

但是,因为肺炎疫情,很多旅馆关门了,也不需要柴火了,安塔波最近都呆在家里。“我的孩子正在挨饿。从食物救济站拿回来的东西快吃光了,可怎么办啊。”

在特兰斯-恩佐亚郡的贫民窟,人们主要靠捡垃圾、捡柴火、给富人放牛挣钱,小孩子就去这个郡的首府城镇去乞讨。

在疫情的阴影下,这里的贫民窟居民都变成了“秃鹫”,每天早早来到屠宰场,等着拿走不要的杂碎。“被宰杀的牛身上没成型的胚胎,他们都吃。”屠宰场的工人并不欢迎他们。 

   ▲ 2月初,肯尼亚贫民窟的孩子们自发为中国祈福,为武汉加油。

这样的例子,最近特别多。建筑工人、摩托车司机、餐馆侍应生、家庭女佣、街头小贩…这些靠日薪过活的人,好多都断了生计。

在这里,没有活儿干,不是还不起房贷的问题,而是要饿死的问题。“人们失去工作,就会挨饿!你们很难理解,但是这里的情况就是这样,一点没错,非常正确!”汤姆说。

失去工作的严重后果无法想象。这是非洲和其他地区不一样的独特风险点。

一方面,如何为这些贫穷的人解决温饱?另一方面,如果疫情加速蔓延,饥饿可能会成为社会动荡的直接催化剂。

 

 



推荐 12